马龙在线,马龙新闻网,马龙信息网,马龙信息港,马龙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马龙美食 >

上围艺术村:城中村整治的文创精品

时间:2018-03-16 19:2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220.com
上围艺术村:城中村整治的文创精品,城中村 文创 林徽因 梁思成 观湖

(原标题:上围艺术村:城中村整治的文创精品)

进入3月以来,龙华区观湖街道倾心打造的上围艺术村已经迎接了四五批来自全国不同地方、不同领域的观众前来考察交流。

上围艺术村是观湖街道运用新的理念、新的思路,通过文化创意解决城中村和谐共生的一个经典样本,在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内,迅速成为一个引人关注的艺术村落,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狻

首届深圳艺术双年展总策展人应观湖街道领导之邀参观了上围艺术村,对观湖街道采用政府引导服务、依托艺术家和设计师的草根力量完成的旧村改造样本大加赞赏。他说:“一个小小的艺术村,比投资几十亿的大型公园更吸引人,更宜居,我自己都想把家安在上围村了”。

3月11日,来自四川成都的一个考察团参观上围艺术村,称赞观湖街道引入文化创意基因“复活”古村的经验和做**非常值得借鉴。考察团表示,上围艺术村的成功打造,为当下快速城市化进程中的城中村改造提供了全新样本。

与国内外顶级美术馆及艺术家有着广泛合作的专业机构大乾艺术也将视角更深地投向了上围艺术村,向观湖街道提交了“上围****公共艺术节”策展方案,艺术节定位为“艺术的桃**源,世界的上围”。

上围老村,一个曾经垃圾如山、隐患重重的破旧老村。从2016年3月观湖街道策划的一场涂鸦艺术活动开始,这个村落一步步进入公众视野。这个古老村落在现代都市的起落沉浮,向我们展示出的多重意义显然需要更为深刻的多重解读。

观湖街道的“精品意识”

根据龙华区总体部署,2017年起,要用3年时间,完成全部300多个城中村的综合整治,全区根据具体情况把城中村整治分为一类、二类2个基本类型,其中一类整治项目地上地下同时“手术”,工程量大,投资量大,周期较长;二类整治项目基本只涉及地上部分,周期短、见效快。全区每年完成一批,有序推进。2017年,观湖街道为全区和全市打造出了一批城中村综合治理的样板,包括牛轭岭、向西新村、大布新村等等。但除了出色完成全区下达的城中村治理任务,观湖街道还针对一些城中村的特殊情况,创新探索文化治理的新路径,上围老村就是其中一个经典样板。

今年,龙华区一届二次党代会提出了“争当率先建设****主义先行区尖兵”的目标,观湖街道明确提出要争当“六个尖兵”,打造“六项精品”,其中提出要“争当高品位建设尖兵,着力打造城市建设精品”,明确提出要继续擦亮“精品上围”,努力形成可复**的“村-城突围”模式,打造一批“****视野、特区精神、客家特色”融合的城市文化品牌。观湖街道领导这样解读“精品定位”:“过去我们要解决的是有没有的问题,现在则是要解决好不好的问题,要及时转变观念,不能只是满足于城市基本功能的实现,更要静下心、沉住气,提升品位意识,进一步体现文化、品质、档次”。

上围艺术村就是观湖街道创新探索、不断打磨的一个城中村综合整治的“文创精品”。

上围老村位于龙华区观湖街道樟坑径河源头、三面围山,仅有一条宝业-上围路连接五和大道与外界联系。老村仅剩50来栋破落旧屋和4座碉楼,与村民新盖的高楼杂处一域。由于原居民或迁外地或另建新楼居住,旧宅很多长年闲置、废弃甚至坍塌,个别租给低收入人群居住,其中许多租户从事废品收购,整个老村被垃圾封堵,污水横流,隐患重重。

2016年,观湖街道党工委、办事处延续此前“大观澜”时期打造鳌湖艺术村的经验和人脉,开始构思和打造一个更高定位的艺术村。探索一条政府搭台、艺术家唱戏的城中村文化治理路径。到目前已陆续引进30多位各类艺术家和设计师进驻。一栋栋老房、破房乃至危房在艺术家、设计师手里重获生机。

艺术家的“村落情怀”

目前,上围艺术村已经入驻了30多位艺术家,****能用的住房已所剩无几。这些艺术家包括了非常丰富的门类:摄影、绘画、雕刻雕塑、红木设计、陶艺、篆刻等等,甚至还有一些冷门艺术,比如铁画、木雕等等。

在****走访艺术家,一个最温馨的词就是“我们村”。

在合围严密的现代都市,在即便相邻而居数十年也互不相识互不来往的城市氛围中,上围艺术村是一个弥足珍贵的异样案例,****30多个艺术家互相都认识,连街道办派驻****的保安都熟知每个艺术家的来龙去脉。

在****走访,艺术家们表示,街道派驻****的保安们不光负责安保,还常常帮艺术家们搬运装修材料,甚至帮忙装修。****没发生过失窃****,艺术家们大都夜不闭户。春节许多人回老家,电脑、摄影器材等贵重****都可放心放到****。单身艺术家不愁吃饭问题,到了饭点,随意行走到哪家,就会被热情地招徕到家里一起用餐。63岁的杨敬绪老先生是来自辽宁的木雕艺术家,省级工艺美术师,他入驻才几个月,房子还没完全装好,但他说:“还没开过火,我是吃百家饭的,这里的艺术家好多是烹饪高手。”

耿俊华****是画油画的,是最早入驻的画家,2015年底就搬来了。当时是街道办一位领导邀请他来上围看看,问他:“街道想把这里打造成一个艺术村,你先看看行不行?”他说“当时就一句话一个念头,没想到观湖街道领导这么重视,就梦想成真了。”在来上围之前,他曾经住过北京、南京的多个艺术村,但“氛围都不如上围,都没有上围村这种亲情。”他最早入驻,所以成为后面所有入驻艺术家的“中介”,参与了几乎后面所有人的租赁签约。

摄影师王兆宇是一年前将工作室搬到上围的,他很幸运地租到了****仅有的四五座碉楼中的其中一座。“这座碉楼有好多人看上了,可是联系不到房主,我来****时,正好遇上房主从广州回来,也是缘分,谈得投机,就租给我了。”去年双年展时,摄影展的许多图片都是他义务提供的,他兴奋地说:“深圳哪还有我们村这么好的地方,有山有水还有自家小院,一个月租金才600多元。”

在全球城市的规划与建设呈现出越来越封闭的围城围邨特征的趋势下,上围之“围”却这样被逆向打破了,呈现出了村落亲情文化在都市的回归,这是“上围模式”又一重值得关注的意义。

新老村民的文化融合

作为深圳客家人聚居的村落之一,上围村历史可追溯至三四百年前。在数百年的沧桑变迁中,发生在这个村落的许多历史故事几近湮没。

王兆宇租住的碉楼就被发掘出一段壮怀激烈的**日故事:房屋的老主人叫陈词达,归国华侨,老村民尊称“达叔”,达叔的两个孩子陈桂林、陈桂民在**日战争时期先后从军参加中国空军,先后多次参加对日空战。弟弟陈桂民1941年9月11日在成都对日空战中血染长空,台北忠烈祠和南京烈士陵园阵亡将士纪念碑上都有烈士名字;哥哥陈桂林也多次参加对日空战,1945年3月8日在一次试飞中因飞机故障坠机身亡,在**战胜利前夕失去了生命。陈桂林留存的老照片中有他1943年亲手给时任****中央代表、南方局书记、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周恩来同志拍摄的与飞行员的合影;陈桂民在杭州笕桥中央航校就读期间与中国建筑史著名学者梁思成的夫人林徽因三弟林恒同学,梁思成夫妇是他们这批年轻学员的“名誉家长”,由于陈桂民报考航校时填的是陈词达海外侨居时的地址,部队阵亡通知寄给了林徽因,林徽因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先后收到陈桂民、林恒的阵亡通知,泣不成声。

王兆宇还在****的垃圾堆里发现了近百张被污水浸湮了的珍贵老照片,其中有许多是上世纪20年代上海的生活场景,在观湖街道的支持下,他一一整理翻拍这些旧照片,寻索根由,准备在艺术村**物馆展出。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