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安在线,文安新闻网,文安信息网,文安信息港,文安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安房产 >

亳州利辛县:“扯皮墙”扯出****乱作为

时间:2018-01-14 02:4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小灰灰网络
亳州利辛县:“扯皮墙”扯出****乱作为

  安徽省亳州市利辛县张村镇街道居民程坤,在11年前通过招标形式,从张村镇菜园村桥东村民小组购得一宗集体土地,之后,便在此地建设起两层的门面房,并通过合**程序获得了《房地产权证》。可是多年后,程坤的紧密邻居何某某,却以程坤建房占用了自己一段墙头为理由,向程坤提出要求给予经济补偿,程坤未能同意,由此引发纠纷,至今尚未消停。

  张村镇政府在处理该起纠纷的过程中,不经过认真调查研究,枉下结论,致使双方矛盾不断升级。

  竞标获得地基 建成两层门面房

  张村镇是副县级加强镇,菜园村桥东村民小组是镇政府所在地,这里是人口居住密集,商业繁华的地方。居民程坤所建门面房紧邻镇政府,商业价值极高。

  据程坤介绍,2001年12月,通过竞标,他以15万元的价格获得原张村汽车站征用的桥东村民小组的这块地基,那时候张村的群众还比较穷,街道上生意也都不太好,买下这块地很多亲戚朋友都说我是“傻帽”。

  程坤拿出当年和****签署的名为《地基转让证明》实为《地基转让合同》,该合同载明:“张村汽车站因迁址,把原征用桥东队地基现退还给桥东队,经生产队群众会议讨论订价一致通过,再把地基转让给需要者。经群众同意,把车站南大门以15万元转让给程坤永久使用所有。南口:东西宽13.25米,北口:东西宽22.7米,南北中线长:39.4米,北墙以围墙根基为界,西面南段以江保贤楼房东墙为界,北段以围墙内线为界,南至利太路中,东口以南北中线为界。四至清楚,别无争议,当场同四邻、桥东生产队代表把款、地交接清楚,永无纠缠。”

  在这份转让合同上四至签名按手印的有西至:江某某,北至何某某。合同还注明,房屋所有权证由程坤保存。

  好邻居成冤家 源于一堵墙

  程坤拿到原张村汽车站这块地基后,便着手翻建了两层新楼房,并于2007年5月27日获得了利辛县房地产市场产权监理所填发的《房地产权证》****,这期间,程坤和邻居们相处的都还不错。但是,随着当地街道发展、群众收入的增加,以及市场的繁荣,程坤所使用的地块可以说是张村街上黄金地段。

  2011年4月的一天,程坤带领施工队在楼上施工打算建第三层,邻居何某某出面阻拦说:“你使用的土地占用了我的墙头,在20年前我和原张村汽车站有协议约定,该段墙头占地使用权归我所有,土地使用权有争议你必须马上停工,要想继续施工必须经过我同意。”

  程坤问他:“你20年前和汽车站签有协议,当初签四至时为什么不提出来和村民们一起研究?”何某某则说:“我当时没有想起来,也没有找到合同,现在我找到了。”

  何某某的意思自然是让程坤给他一些钱财,程坤不同意,于是何某某向张村镇政府申请土地确权。

  镇政府胡乱作为 派出所不作为

  何某某向张村镇政府提出申请土地使用权确权后,镇政府于2011年11月9日作出镇发字2011第84号《关于何某某与陈坤宅基纠纷处理意见》,该意见中记载了在1990年5月15日张村汽车站与北邻居何某某签订的协议,内容是:“汽车站为了车辆和旅客的安全打算从北口建一东西墙头,本站为了墙头取直占了何某某1.5米宅基地,并需拆除何某某边房1间,赔偿何某某的经济损失300元,以后何某某建房可使用墙头,并永久为业。”

  据此协议,镇政府多次安排人员出面和程坤协商,希望程坤出些钱给何某某以作为补偿,但一直未果。《意见》说,经政府办公会研究处理意见为“依据土地管理**16条、73条规定,程坤在建房时应找到桥东队知****弄清四至方可建房,其盲目建房行为侵占了何某某的墙头,应依据予以补偿”。

  程坤对张村镇政府的处理意见不服,到利辛县政府申请复议,县政府维持了镇政府的意见,随后向利辛县人民**院提起****诉讼。**院于2012年6月21日做出(2012)利****字第10号****判决,确认张村镇政府(2011)第84号处理意见违**,判决撤销该处理意见。

  程坤说,**院判决生效后,张村镇政府一意孤行,委派副镇长高某带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员多次到我家“做工作”要钱。2012年9月12日,镇政府采取换汤不换**的办**,再次作出一份所谓的《处理决定》,想让我再次踏上诉讼之路。何某某依仗其子在****局工作的关系,采取了非常的手段对待我。何某某两次用车辆拉来泥土封堵我家大门,并多次对我及家人进行辱骂,我向****机关报案,张村派出所领导不但不处理,还劝说我尽早和对方调解。

  程坤说,如果何某某的权益真的受到侵害,侵害他的不是我,应该是汽车站或是桥东村民小组,其实政府要是真的严格依**办事,对照我和桥东小组签订的合同上载明的南北中线为准,选点丈量,看是否为39.4米,若是这个数字,证明我没有侵占行为,因为生产队是集体土地的所有权人,不能转让不属于他的土地;若南北总数超过39.4米,则可认定我是侵权者,我则应该无条件退出多余部分。

  “他们欺压陷害我,使我欲哭无泪,告状无门只有上访。我和女儿在县里上访,遭遇**察抓捕,女儿被吓得患上精神分裂症。”说到此处,程坤难过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出来。(任民、常红)

  (中国网 任民 常红)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